·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网站首页 | 国家概况 | 名校导航 | 留俄须知 | 行前指导 | 海外生活 | 资源平台 | 在线申请 | 服务范围 | 新闻频道 | 常见问题 | 留俄优势 | 资讯频道 | 俄语学习 | 俄罗斯风光 | 
您现在的位置: 留俄新干线 >> 新闻集锦 >> 文章正文 今天是:
俄中签署国界线议定书引发俄罗斯国内热议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8/1/2008    
【字体: 】选择视力保护色: 【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俄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中国外长杨洁篪 © 俄新社

7月21日,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北京同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共同签署了两国政府关于俄中国界线东段的补充叙述议定书及其附图,标志着两国4300公里的边界全线勘定。这一消息引发了俄罗斯媒体和社会舆论的极大关注,大多数媒体以类似"俄罗斯将把阿穆尔河上领土移交中国"为题发表了这一消息。俄罗斯国家官员、知名学者、专家和政治观察人士纷纷在媒体发表了对此事的看法。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副所长,俄中研究中心主任弗拉基米尔·波尔佳科夫和军事预测中心主任阿纳托利·齐加诺克两位专家应《专家》周刊网的邀请,对俄中两国落实解决边界线划分问题做出了评论。

波尔佳科夫在介绍俄中两国划分边界的历史时说,苏联在1920年至1930年间出版的地图上将这一地区标注为苏联领土,苏联同中国北方军阀势力发生冲突,苏联政府除了实行军事打击外,采取的另一项措施就是占领了这些岛屿。1964年苏联和中国决定按照国际惯例,沿阿穆尔河主航道划分边界,但是没有签订协议。1969年双方开始恢复谈判,最终经过长期艰苦的谈判,俄中两国回到了按照主航道划分国界的原则上来。

1991年戈尔巴乔夫同中国签署了协议,明确了两国98%的边境线,只有靠近哈巴罗夫斯克附近的岛屿没有明确归属。2004年,当时的普京总统同中方就哈巴罗夫斯克附近划界一事达成协议,决定按照对等原则划分边界线,塔拉巴罗夫岛划归中国,大乌苏里岛分为两部分,岛上有俄罗斯居民郊区别墅和教堂钟楼的东部地区划给俄罗斯,西部划给中国。自2004年起就开始了勘界和边境线的划分工作,拉夫罗夫访华只是给这个过程划上了句号。波尔佳科夫指出,俄罗斯归还了本是占领来的领土,双方本着相互理解,相互让步的原则解决了这个问题。在俄罗斯和在中国国内,都有不满意的声音,但是这个政治决定完全是正确的。这个问题有可能是俄中两国关系中最头疼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

齐加诺克则认为,俄罗斯做出的决定是很危险的一步。他说,中国对俄联邦的威胁大于北约,中国国内至今认为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是中国领土。至今中国的军事理论仍然是进攻性的,中国的军事力量将达到俄罗斯的水平(大约再过10至15年),这将对俄罗斯产生威胁。齐加诺克认为应该在对华关系上采取强硬态度 ,而俄罗斯对中国做出让步,是因为俄罗斯的军工行业的生存取决于中国的订单。他说,在90年代初,中国和印度开始向俄罗斯军工企业下订单购买军火,印度和中国是俄罗斯军工企业的最大客户。

齐加诺克称人口过剩将迫使中国采取措施,但是除了向北发展以外,没有其他出路。他说,在南方是印度,喜马拉雅山,在东面是日本和太平洋。中国唯一能提出争议的领土就是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现在把这些岛屿移交给中国将成为一个先例。

波尔佳科夫则表示不同意这个观点。他认为中国,日本的北方四岛,加里宁格勒等领土问题都有不同的历史背景,不可一概而论,这次移交领土也不会成为先例。

俄罗斯外交部第一亚洲司负责边界问题的副司长弗拉基米尔·马雷舍夫在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的直播节目中说,这次拉夫罗夫外长在北京和中方签署的不是协议,而是补充叙述议定书及其附图,在实质上是技术性文件,它是勘界工作的产物,而勘界工作是在2004年补充协议基础上展开的。尽管如此,这份文件的意义超出技术工作本身,意义就在于这是明确整个俄中两国边界的最后一份文件。

马雷舍夫说,中方高度评价双方达成的协议,多次强调将用这个先例和文件中的原则来解决同周边国家的划界问题。在解决边界问题上,这个原则保证了双方的利益,是理智和富于成效的折衷方案。马雷舍夫批评了俄罗斯个别媒体在对华关系上所持态度。他说,现在所有这些论调,尤其是某些不接触具体问题的人经常引用媒体的说法,特别是平面媒体,他们的论调,客气地讲,不客观,甚至经常是被人收买而推出的言论。他强调,很多人没有弄清楚一些基本常识性的问题,首先,明确整个两国边界的这四份基础文件,从1991年协议直至最后的这份补充叙述议定书,都没有对俄中两国边界走向做出新规定。《北京条约》首次对两国边界做了规定,但问题在于,按照当时的惯例,两国间的自然分界线也就是两国边界,而俄中两国的边界是阿穆尔河和乌苏里江,两国就以这两条河流为界。考虑到当时的现实条件和人力可能,只能在法律上规定这些河流是界河,但无法具体划定边界线。此外也没有划界的相关法律文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当地地理环境复杂,两国的边界线在几十年里,有时甚至是几年之内因地理变化而发生变化。

马雷舍夫指出,此前有媒体报道说,中国试图通过更改河床让界河改道,以此达到修改边界线的目的。此类说法非常牵强。1964年才开始了现代的边界谈判进程,当时双方都认识到应该完成这项工作。他说,在20-30年代,远东的局势促使苏联政府做出决定,巩固边界,防止出现冲突事件,于是就控制了阿穆尔河和乌苏里江上的所有岛屿。这是没有得到法律文件承认的举动,因为两国边界的更改,必须要得到双方的共同承认并形成法律文件。

马雷舍夫表示,大概很少有人想要到这些岛上去居住,这些岛屿对居民生活不具有现实的实际意义,当地居民只在岛上从事季节性的农业活动。他最后说,现在有了双方都承认的边界线,今后两国的关系将是和平和睦邻友好的。

俄共中央处书记,俄共主席团成员,国家杜马议员瓦列里·拉什金22日在俄共网站上发表文章,批评俄罗斯现政权没有能力保障国家利益。他说,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明证。7月21日俄罗斯同中国签署了补充叙述议定书,俄罗斯将塔拉巴罗夫到和半个大乌苏里岛移交给中国。这个问题的协议是2004年当时的总统普京签署的。尽管各个领域的专家,包括军事,经济,国际关系,环保等领域专家证明,这样的做法不符合俄罗斯利益,但还是把这些岛屿移交给中国。

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列克谢·穆欣在接受《共青团真理报》采访时说,现在这个时候把这些岛屿移交给中国,可以看作是俄罗斯祝贺奥运会的一份礼品,当然,这也包含商业动机在内。现在俄罗斯同中国正在积极开展能源合作,但是在价格问题上中方不肯让步。鉴于所有的中方能源合作伙伴都是国有公司,这份礼品最终能够为俄罗斯在价格政策上带来好处。他认为,把这些岛屿移交给中国,俄罗斯不会有丧失领土的感觉,在岛上没有俄罗斯居民居住,在大乌苏里岛上也只有哈巴罗夫斯克居民的郊区别墅而已。在岛上不久前建成了一座东正教钟楼,但这些建筑都划在了俄方一侧边境。穆欣表示担心,在把阿穆尔河上岛屿移交给中国后,日本也可能提出要求,希望俄罗斯归还北方四岛。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主席维克托·奥泽罗夫说,俄罗斯和中国签署了补充叙述议定书,彻底解决了沿阿穆尔河划界的边境问题。俄中两国间达成的协议促使双方关系朝着良性互动方向发展。这在心理上对俄罗斯来讲很沉重,但是俄罗斯清楚,国界的划分必须按照国际法进行。此外在大乌苏里岛上有哈巴罗夫斯克居民郊区别墅的部分仍留在俄罗斯境内。现在,当这个问题彻底解决后,在俄中之间不存在边境问题,边界线不仅仅标在地图上,在实地也有边界线的标注。

《生意人报》对两国外长在北京签署补充叙述议定书作了详细报道,并同时指出俄罗斯国内仍有不少人反对将这些岛屿移交中国。报道说,2004年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杜马议员们曾致函俄罗斯国家杜马和联邦委员会,请求不要批准协议。他们的理由是在大乌苏里岛上由军事设施,用于保卫哈巴罗夫斯克,从国防和安全角度考虑,不应把大乌苏里岛移交给中国。此外,驻扎在哈巴罗夫斯克附近的俄罗斯空11军的战机巡航路线经过塔拉巴罗夫岛上空。远东的一些专家经过计算得出结论说,将塔拉巴罗夫岛和半个大乌苏里到移交给中国,将给俄罗斯造成近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所高级研究员亚历山大·拉林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说,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件事。这在实际上等于解决了给两国关系蒙上阴影长达40年的领土问题,双方的协议是在折衷基础上达成的。参与谈判的人员仔细权衡了两国的各自利益,对这些利益做了充分考虑。重要的是在大乌苏里岛上原有居民的郊区别墅、教堂钟楼等都留在了俄罗斯这边。但他也同时指出,这个议定书的签署将在两国引发不同的反应。在俄罗斯整整一代人受到的教育就是领土不容侵犯,而边境就是铁打的。中国很多人自小学习的历史教科书上都说,因为和俄罗斯签署了不平等条约,中国丧失了远东的领土。对于这部分人来讲,领土问题并没有随着议定书的签署而划上句号。他们坚持认为,当俄中两国关系发展朝着有利于中方发展时,正应该逐步收回原来丧失的领土。拉林认为,助长这种情绪是很危险的。

此外,莫斯科的许多专家也认为,随着议定书的签署,两国外交界长期艰苦的努力终于取得了成果,解决了边界问题。对两国关系产生负面影响,刺激社会舆论的议题终于成为过去。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留俄新干线